10天 7月 ¥25000 夫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5日

  旅游车在瑞典和挪威的公路上飞驰,望着窗外的景色,我被不时看到的一片片红色的植物所吸引。它们的上端是红色的花,直立的主杆上长着狭长披针形的叶子,看上去很像在国内常见的千屈菜。但千屈菜喜潮湿,一般生长在水边。在去挪威峡湾路上的一处停车休息时,我发现周边的野草丛中也有这种植物,就过去拍照留存,以资识别对照。休息结束,车子继续行驶,正当我还在纳闷这是什么植物的时候,导游在话筒中说:“大家也许注意到路边有很多开红花的植物,这是柳兰花,现在正是它盛开的时节。这里还有一种野花叫鲁冰花,也很漂亮,可能要再过一段时间才开。挪威的小学课本中教导小朋友们:柳兰花和鲁冰花是大自然送给人们的美丽礼物,要爱护它们。”也许导游在休息时已注意到我对柳兰花的兴趣,她的讲解一下子就解释了我的疑问,令我由衷地感佩她的博学和敬业!

  公路边绿色的原野上,除了有一片片开红花的柳兰,有时也能见到一小片一小片开小白花和小黄花的植物。经观察,开小白花的是欧蓍草,开小黄花的是菊蒿,它们都是羽状叶。在瑞典一处停车场以及挪威奥斯陆旅馆旁的小海湾边我看到另一种也是羽状叶但开小白菊花的野生草本,这是洋甘菊,又称母菊,今年4月在上海植物园的春季花展中曾展出过。欧蓍草、菊蒿和洋甘菊都是菊科植物,它们都属紫苑亚科春黄菊族。

  柳兰是柳叶菜科的多年生草本,是这次北欧游中见得最多也是我最为推崇的植物。

  在丹麦哥本哈根阿美林王宫广场边上和瑞典的一处停车场见到结红色珠状果实的欧洲花楸,它是蔷薇科的落叶小乔木。

  在挪威的两处停车场和芬兰赫尔辛基岩石教堂顶部我都看到了一种开紫红色花的野生菊科植物。经识花软件提示可能是风毛菊或矢车菊,最后从中国自然标本馆网站的图谱中我确认这是矢车菊的一种,名“黑矢车菊”。紫红色的花为什么叫黑矢车菊?百度百科在“黑矢车菊”条目中这样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叫它黑矢车菊,或许它的花色虽然“红”却有些“暗”吧。仔细看,它也有像“鸟巢”一样的苞片,这是矢车菊属的特征。”黑矢车菊的花也都是管状花,但它周边的管状花有较深的五裂片。黑矢车菊还是比较漂亮的,它又叫“7月29日生日花”,也许它的盛开期在七月下旬,我拍摄它们正好是这段时间。虽然花的外形上有相当差异,但在分类上,它与“菊科三刺客”大蓟、小蓟和飞廉一样,也属于飞廉亚科菜蓟族。

  在那个我拍摄柳兰的停车场周围的野草中,我发现了菊科植物刺儿菜及花较大,但花苞上有刺的相似植物,这是刺儿菜的同属植物大蓟。刺儿菜又叫小蓟。大蓟和小蓟是两种能凉血止血的常用中药材。后来我在芬兰赫尔辛基旅馆旁的街道边见到了比大蓟有更多刺的植物,这是飞廉。刺儿菜、大蓟和飞廉都是菊科飞廉亚科菜蓟族的植物,都开紫红色管状花。其中刺儿菜(小蓟)植株最小,模样最温和,只在叶子边缘有刺;大蓟居中,叶缘、花苞和茎上都有刺,但茎上的刺不多;飞廉茎有翅,全株长满硬刺,锋芒毕露,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凶狠相。这三者统称为菊科三刺客。

  瑞典赫尔辛堡旅馆外的花坛上有一种花,形状奇特,花瓣呈半圆形展开。我知道半边蓮的花是半圆形的,以为是半边蓮的一个品种。半边蓮的花瓣纤细,植株中花少叶多,但此花和花蕾密密麻麻遮住了杆上的叶子。在网上提问后承网友“南京老园丁”解答,方知此为蓝扇花,是草海桐科多年生草本,原产澳大利亚,花色有蓝、白和粉红。在此再向“南京老园丁”致谢!

  在挪威和瑞典的公路旁有一片片树林,其中白树杆的白桦特别引人注目。白桦是俄罗斯的国树,白桦林挺拔雅洁之美常在俄罗斯的油画和摄影作品中展现。几年前去我国西北旅游,见到一排排的银白杨,也是带有斑疤笔直的白色树杆,竟不能确定是白桦还是白杨,后来才搞明白两者在树形、树叶和树杆上的区别。白桦树一个明显的小特征就是树杆上有的斑疤像人的眼睛,而白杨则没有。

  最后我想说,作为植物爱好者,在旅游观景的同时,见识了七月底在北欧生长的一些有特色的植物,获益匪浅,这也增加了我的旅游乐趣。限于本人的知识水平,文中如有错误之处,敬请有识者指正。

  在瑞典一处停车场上的麦当劳墙上装饰着一捧盆花,红蓝相间在阳光下十分醒目。蓝色的是六倍利(Lobelia)又叫翠蝶花,红色的是盾叶天竺葵。

  在瑞典南泰利耶、爱沙尼亚塔林和芬兰赫尔辛基的人行道上都栽有紫椴作为行道树。紫椴也是落叶乔木,是有名的蜜源植物。椴树蜜是蜂蜜中的优良品种。由于它能吸污(二氧化硫)释氧降温,改善城市环境,所以常作为行道树。我们在那里时,正值紫椴花果期,落在地上的花朵由于含蜜量高,被行人踏得粘糊糊黑乎乎的,走路不太舒服,这是一个缺点。

  在旅途中我还见到了下列植物:苦苣菜、灰藜、穗花婆婆纳、毛茛、柳穿鱼和毛地黄,其中苦苣菜也是菊科植物。柳穿鱼和毛地黄都见于停车场边的空地上,前者的原产地是欧亚大陆北部,后者原产地是欧洲,不知它们是当地的野生植物还是人工种植而疏于管理的。

  夏日的北欧原野:树林、草地、野花,……,生机盎然。在旅途中我拍摄了一些感兴趣的植物,大多数都是我初次所见或见之不多的。

  导游提到的鲁冰花(Lupine),学名为羽扇豆。我在2009年游新西兰时第一次看到,在南岛的路边和湖边很多,花朵有多种颜色很漂亮。这几年上海的花展中几乎每次都有。这次北欧游中,正如导游所说未到它的开花时节,我只看到少数几棵开着红花和玉色白花的羽扇豆,因车在行驶未及拍照。羽扇豆是豆科植物,但我以前看到的都是它们开花的状态,这次在瑞典中部的一个停车场边看到了羽扇豆的豆荚,那是去年残存下来的。

  在芬兰赫尔辛基旅馆附近街边花坛中栽有一丛开花的植物,我看很像锦葵。锦葵科的植物中我认识蜀葵、木槿、木芙蓉等,但就未见过锦葵。上网知此植物为锦葵科的“新疆花葵”,也叫“克什米尔花葵”。

  奥斯陆雕塑公园内当然有大量观赏植物,主要是各色玫瑰,但我未拍照,只在其它花坛中拍摄了花烟草和藿香蓟,这两种近年在上海花展中出现过。

  这次我在北欧见到的草本植物中很多都是菊科植物,我在下面还要根据它们的分类继续介绍。我在这篇游记的题目中写的“野菊花”是野菊花的广义,就是指这些野生的菊科植物。

  最近去了一次上海郊区,路边空地上长满了野草。走近一看,大部分都是开着小白花的车轴草。车轴草又叫三叶草,是豆科多年生草本。我以前看到的车轴草都是开白花的,但资料中介绍也有开红花的车轴草,但我从未见过。这次北欧游在挪威和瑞典多处野地我看到了成片生长的红花车轴草,这也是我在北欧游中的一个意外收获。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老城墙“丹麦国王花园”花坛中我见到了中药药材植物十大功劳和荆芥。多年前我看中医,医生开的处方中又一味药叫“十大功劳”,因其名称奇特,印象深刻。后来我对植物产生兴趣,在上海的几个公园中都见到了作为观赏植物的十大功劳,作为中药材,它有清热消炎作用。荆芥也是中药材,有发汗解表等功效。花坛中还有很多大花老鹳草,老鹳草是一种野生草本,我在青岛和上海野外都见过,开的花很小。大花老鹳草的花大得多,曾在去年上海花展中见过。

  在瑞典小城南泰利耶的河边花圃上栽有观赏植物,其中大花萱草和蓝刺头为我所初见。萱草又名忘忧草是百合科多年生宿根草本。开嫩黄色花的一种萱草叫黄花菜,其干的花蕾即为常用食物金针菜。观赏用的萱草有毒,不可食用。通常萱草的花都是单瓣的,我在这里看到的大花萱草是复瓣的,花瓣的边缘还有花纹,很漂亮。花的颜色除橙红色的,还有白色的。蓝刺头也是菊科植物,也属飞廉亚科菜蓟族。

  金露梅是蔷薇科委陵菜属的小灌木,去年我去甘南在若尔盖草原上第一次见到,这次在上述见到玫瑰果的停车场以及挪威去峡湾后的回程中又见到了。金露梅十分耐寒,在我国藏区被称为格桑花。格桑在藏语中意为“美好的日子”和“幸福”,被称为格桑花的除金露梅之外,还有波斯菊和紫苑。

  玫瑰很美,但为常见花卉,见了也不至引起我的兴趣,如在奥斯陆的雕塑花园栽有大量各色玫瑰,我竟未拍一照。但在瑞典一处停车场边的一丛开简单白花的玫瑰,却吸引了我。玫瑰是蔷薇科蔷薇属的落叶灌木,我见过很多蔷薇的果实,小小的暗红色的一颗颗长在枝端,直径最多两厘米,却从未见过它的同属姐妹玫瑰结的果。在这丛白玫瑰中,我见到了它们结的果:三个四个在一起,扁球形的有鸡蛋那么大,与蔷薇果完全不同。快成熟的果实表皮橙红色。据说玫瑰果可制成果酱食用,有特殊风味,富含维生素C。这种结果的玫瑰通常为皱叶玫瑰,与观赏玫瑰稍有不同。

(编辑:admin)
http://gizzmoweb.com/liulanshu/87/